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目前他用30年把小玻璃厂做到市值300亿无力

发布时间:2021-07-17 20:27:16 阅读: 来源: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目前他用30年把小玻璃厂做到市值300亿无力

他用30年把小玻璃厂做到市值300亿 无力反抗江山易主

亲眼看着一手养大的亲儿认了别人做爹,71岁的南玻创始人曾南,在为南玻辛苦劳作超过30年后不得不辞职,黯然离场。半生心血拱手让人,古稀老人心中的愤懑可想而知。

但即使多么心有不甘,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落幕。和他成鲜明反差的是,“篡位”成功的“宝能系”掌舵手、正值壮年的姚振华,在与万科王石鏖战正酣的同时,还腾出手“逼宫”曾南成功,不免让人感叹“代有才人出,风骚数百未来纸企依然存在着极大的提价动力年”。

而伴随着今年轰动的“万宝之争”,以及曾南转身、姚振华进场的那个擦肩,关于“我的孩子父亲不是我”的担忧,也在中国上市公司企业家心中正慢慢升腾。

将小玻璃厂做到市值303亿的巨头

南玻集团成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深圳蛇口,全名为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上市的公司之一,1992年公司在深交所上市,今股票简称“南玻A”,代码是000012,这股票代码就能侧面反映南玻的江湖地位。

更直白地讲这家公司的牛逼,北京的国贸三期、央视大楼、首都机场、水立方,以及广州珠江新城西塔、青岛奥帆、天津117大厦等国内外地标建筑玻璃外墙都有南玻的身影。南玻A被认为是目前玻璃行业和太阳能行业的龙头,当前市值303。21亿元。

而这家牛逼的公司可算是在创始人曾南的带领下一点点打拼出来的。

曾南今年71岁,毕业于武汉水运工程学院(现合并为武汉理工大学),这位老爷爷在南玻A工作超过30年。原本,南玻只是一个临时性公司(这也给今天的股权问题埋下伏笔),当初创立只是为服务另一家玻璃公司,当另一家公司建成后,南玻险些被抛弃,但时任南玻代理总经理的曾南说服股东们,让南玻存活了下来。

就像改革开放以来大多已然成功的企业和企业家一样,曾南和南玻的故事脉络其实很清晰:一开始艰难困苦籍籍无名,强势的掌舵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坚韧意志,攻坚克难团结奋斗,将企业做大做强,发光发热。

一位南玻的前员工在知乎描述曾南其人:说其身高接近一米九,气场强大、不怒自威,很少开颜欢笑,从销售到生产,强势的曾南事必躬亲,每年会把下属的二十家子公司转个三两遍,对人对己都有一股狠劲。常会当着下属面开骂,场面就类似于NBA马刺队的教练波波维奇公然在场下训斥当家球星邓肯,但也是这种强势,让南玻有了严明纪律,有了严谨的企业气质。

听起来,与最近同样受关注的董明珠风格倒是挺像。

但他尽管强势,却也任人唯贤,对优秀人才的提拨不遗余力。因此南玻四大事业部的高管都是曾南心腹。

以往媒体报道他时,他总是希望多讲南玻本身,少出现自己的名号。媒体也曾用:不会逢场作戏、不会拐弯抹角,很少接触官员,一心扑在工作上来形容他。

经30多年发展,南玻已经是声名遐迩的制造业巨头,总资产近170亿、年净利过6亿元、拥有上万名员工,业务范围从节能玻璃制造,扩张至硅材料、光伏组件、超薄电子玻璃等可再生能源产品和新型材料领域,并在多个领域填补国内空白,一些技术甚至达到世界先进技术和水准......

半生辛劳仅持股0。2% 无力反抗江山易主

然则,杯满则溢,月满则亏。也许正是一心扑在如何养大肥羊这件事上,曾南放松了警惕,不知上市后的广袤草原上潜伏着多少头饿狼,眼中泛着凛冽的寒光。

在南玻辛勤耕耘大半辈子,曾南竟只持股约0。2%的比例,他的心腹与爱将吴国斌、罗友明、柯汉奇、张凡等高管持股也多在0。07%到0。09%之间,高管层对企业总的持股比例少得可怜。

又或许是和王石一样对自己过于自信,认为南玻不可能没了自己,即使整个管理层对公司没有实际控制权,也不可能被一锅端掉,而自己作为创始人和灵魂人物,也不可能被谋权篡位。

但是,资本市场不讲情怀,不讲劳苦功高,不讲不可能。

除了管理层持股较低外,南玻长期没有控股股东也是比他人盯上的重要原因。不过,在2014年底,“宝能系”旗下前海人寿持续买入南玻A股股票时,曾南不是无动于衷。

面对宝能系的不断进攻,曾南可能察觉过危机。2015年3月南玻宣布,停牌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并企图通过修改公司章程、修改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等措施阻止宝能。但双方你来我往交锋几个回合后,宝能仍然获得胜利,那时大势就已去。

2015年4月23日,南玻发布定增6 变形丈量范围 0.2%~100%F.S计划,前海人寿以现金10亿元认购1 。12亿股,宝能系的前海人寿晋升为南玻单一领先大股东。时至今日,“宝能系”通过旗下前海人寿、钜盛华、承泰集团三家公司持有南玻A股、B股股票,合计占总股本25。72%,生杀夺予的大权到手。

今年11月15日,包括创始人曾南在内的8名高管辞职。在这过程中,曾南一度饱受争议:外界怀疑既然已救不了南玻,曾南想直接掏空南玻,把南玻的核心技术人员跟高管都挖走。

不管他有过怎样的想法,曾南从荣光万丈的创始人,到被“逼宫”黯然离场是既成事实。而亲眼看着一手养大的孩子被白眼狼夺走,古稀老人心中愤懑可想而知。

谁委屈谁不仁?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

人们常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和已年迈体弱的曾南不同,此番“篡位”成功的“宝能系”掌舵手姚振华,今年46岁正值壮年。若是要评2016年的商界风云人物,万科王石排领先,他也能排前五。

今年以来他与王石率领的万科管理层的恩怨纠葛天下皆知,从一步步增持成为控股股东到“血洗”原董事会与高层,同样的套路同样的味道,风格“野蛮狠准”,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说潮汕人姚振华与曾南有何共同点,那应该是低调。曾南埋头做实业,姚振华则是闷声发大财。有报道称姚振华曾表示愿意向百度砸钱,只愿自己名字不在搜索里出现。

姚振华其人,1992年取得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和食品工程专业双学士学位。早年靠卖蔬菜起家,2000年成立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03年主导宝能入股深业物流,完成宝能资本积累最重要的一步;2012年宝能集团联合发起成立前海人寿,几以免生锈宜保光亮十年间,“宝能系”发展成集地产、保险、物流、小额软件可定做贷款、教育、医疗、农业等众多产业的庞大而神秘的商业帝国。 在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姚振华以95亿美元财富,排名第十。

知名公众号“华商韬略”在报道此次事件时,引用了《大宅门》里的名言:不能说你手腕儿太黑,只能说我道行太浅。这句话,多少是曾南及其跟随者的写照。

“吴晓波频道”则直言,“公司的管理决定的是企业的效率;公司的治理决定的是企业的稳定。过去的商战,讲的是技术、而且不克不及满足高精度丈量要求人才、市场;未来的商战,比拼的将是融资、控股、并购。而这些,都是公司治理的范畴。”

中国的传统企业家们在面对日益咆哮的资本时,是否已经筑好防清洗防逼宫的万里长城,在公司治理制度上有无完善?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万科宝能股权大战,已经给上市公司敲响警钟。新华社报道称,今年以来,A股市场已有超600家的上市公司修改了公司章程,占上市公司总数的20%以上。不少公司增设反恶意并购条款,以防控制权旁落,生怕被更多的“姚振华”教育,成为下一个万科,下一个南玻。

本来商场如战场,你卖我买你情我愿,讲谁委屈、谁不仁难免幼稚。毕竟,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但笔者担忧的是,假如宝能系根本目的并不是南玻这个盈利良好的实业公司,而只是想把上市公司南玻A变成一个资本经营的壳,而南玻在此次高层动荡后经营水平定受冲击,会否一蹶不振?失去一家优秀的实业公司倒是可惜了。

中医药国际标准扁鹊医学论坛
鼓励使用中医药署三严三实教育
临床药学养生健康委员会平衡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