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川先生请加息吧

发布时间:2021-10-20 23:11:40 阅读: 来源: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小川先生请加息吧!

小川先生请加息吧! 更新时间:2010-4-26 0:04:52   央行,作为货币政策当局,近来在加息问题上的态度令人不解。我们斗胆地批评,如果市场上开始出现“央行已无年内加息意图”的判断时,出问题的不是市场和市场人士,而是央行自己。

小川行长在两周前的博鳌论坛期间曾经反问提问的记者“谁说要加息了?”,这与一年前他本人的一次公开表态大相径庭——2009年3月26日周小川发表署名文章称,我国宏观调控政策已初见成效……需要在微观层面安排更多的逆周期机制,以确保金融体系更为稳健。

我们认为,小川先生应该坚持原有判断。实际上,本报去年的这个时候是支持货币宽松政策的,提出过不应过早加息的观点。当时,我们认为,尽管货币政策宽松,信贷扩张强烈,但由于刚刚经历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动荡和经济危机,市场的信心还未恢复,价格信号失灵,加息不但不能起到传导真实资金价格信号的作用,反而会因为它有抑制经济活动扩张的作用而让经济重新回到悲观和冷却之中。

到了今天,我们更倾向于支持尽快加息的决策,至少该像美联储从来不曾让市场怀疑它会在恰当的时候加息一样。我们认为,中国应该早于美国推出刺激政策的退出计划,就如同我们曾果断地早于世界上多数经济体推出拯救危机的刺激政策一样。

我们知道,当前反对加息者的理由颇多:第一,中国经济的复苏程度还不能丢掉政策拐杖,一旦加息,极可能引发二次探底,葬送掉来之不易的复苏局面。第二,导致通胀和资产泡沫的原因,主要是货币供应量多了,只要控制住信贷就能解决问题,并无加息必要。第三,由于中国经济的多重失衡格局,调控不能“一人生病,全家吃药”,而加息属于“一刀切”,它可以解决部分问题,但不利于整体经济,还不如针对局部问题下刀,比如对房地产进行调控等等。

在这些理由面前,我们更想重复一些最基本的道理以支持加息。利息是银行以及后续的资金借入者必须支付给储户的资金使用成本,这个成本当然必须是正的,否则,我们向市场传递的只能是“白用钱”的信号。这个信号不但对老百姓不公平,更会助推资金的滥用,从而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

这个道理行长先生一定非常清楚,但他也许是在权衡其他的因素。而我们想说,如果经济在危机中,储户的利益有可能因为经济失速引发极大衰退从而损失更大时,可以暂时忽略考虑,那么现在,经济已经复苏和活跃起来,也许加息会使经济的增速少上几个百分点,这个“损失”大概就远远小于保护储户最基本的利益了。

也许这就是问题的焦点,当前经济的复苏是否足够可靠,是否会二次衰退?请注意,我们这里要强调,不是整个的复苏进程是快了一点还是慢一点的问题,而是只需要避免再次的“衰退”!

对此,我们认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的情况都不支持“再次衰退”,至少,再次衰退的概率要明显低于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报告称,世界经济复苏情况好于预期,预计世界经济今年将增长4.2%,明年将增长4.3%。

中国经济一季度则表现强劲,GDP同比增长11.7%,其中消费贡献比重增大,其同比增长从之前数年15%左右的水平一下子拉升到了17.9%的平台,投资的比重则开始下降。这些数据表明经济增长的质量开始提升,其自主性和内生性正在增加。未来数年,由于推进城镇化的国家战略已经确定,这足以保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增长的数字中还包括CPI,这个在中国不包含住房因素的消费物价指数,其涨幅已经连续两个月超过了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再看PPI,更是连续8个月环比正增长,PMI已经连续13个月在50以上。

这些数字,加上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用工成本提高,东南沿海劳动力再次短缺,以及火热的车市、楼市等诸多现象,都足以让市场人士相信经济在真实的复苏。

基于这样的判断,我们认为经济正在进入新的一轮周期,一个从很深的低谷走出的周期。无数次的经济周期都告诉我们一个规律,那就是在周期中,上升和下降一样,是一个相对连续的阶段,它会因为政策的原因而有所停顿、放缓,但不会改变方向。

当然,我们知道,中国的官员总愿意夸大自己的能耐,总以为自己手中的政策足以改变方向。他们喜欢在下降的时候“力挽狂澜于即倒”,当然,也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得来不易的复苏成果毁于一旦”。

这从很大程度上印证了近期央行等金融管理当局进行的大量“窗口指导”,并成功使工农中建交等五大银行的存贷比控制在60%以内,而股价制银行这个比率却高达78%。特别是上周央行再次加大3年期央票发行力度,连续的货币净回笼让市场开始认为“央行已无意加息”。

这令我们无法理解,既然经济在复苏,热度在上升,加息这个“逆周期机制”中最有效、也是最应该的手段去哪儿了?如果还不是时候加息,那么也绝不该连加息的预期也消失了吧。

在这里,我们想提一段历史。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沃尔克,他在加息问题上遇到了比我们目前更大的压力,卡特总统和里根总统都曾明确反对他用加息来抑制通胀,但沃尔克依然“一意孤行”,将利率升到了20%的历史高度。结果表明,沃尔克对了,美国经济得救了。

当年的沃尔克深信,只有改变人们的预期,才能真正将通胀这头怪兽驯服。而要改变预期最好的办法就是要传达出加息的清晰信号。

当然,我们并不认为美国当时的情况可以和中国目前的问题简单类比,但沃尔克勇于作为的精神,坚定地传达加息信号的态度,还是值得我们的央行学习。现在,我们的央行应该拿出勇气加息,不但传递出坚决防患通胀的信号,更应该表明对中国经济进入增长轨道的信心。这不将再一次见证温总理所说的信心比黄金还重要的观点吗?

隧道防火涂料电话

144芯光缆交接箱

西安发电机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