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杭州彩铃写手揭秘彩铃到底是怎么赚钱的

发布时间:2021-01-22 11:56:52 阅读: 来源: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5月5日晚,彩铃大赛第二场晋级赛在杭州闪亮登场,来自全国五大赛区的20强选手纷纷炫出自己的拿手绝活,又一次在电视屏幕上展示自己、拉拢人气。加上柯以敏、林依轮这二位音乐人的亲身助阵,和胡可与曹启泰的主持,现场星光熠熠,高潮迭起。

浙江电视台800平方米演播大厅座无虚席。在一段时间的预热后,观众们显然已经对这五大赛区的20强选手相当熟悉了。期间,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现场观众,大家都对彩铃表现出了非常高的热情。一位江姓女士的看法颇具代表性:“我觉得,每个人对彩铃的不同选择,会体现不同个性。现在我随着心情更换彩铃,它已经成为了我的另一个签名。”也许,正因为彩铃已经深入了每个人的生活中,所以不论是明星还是观众,都积极地参与到了这次“彩铃盛宴”中来。

当晚,记者还发现了不少唱片、移动通讯、SP(指移动或者互联网服务内容的直接提供者)等领域的业内人士。大家对彩铃的关注都基于一个共同的感觉:日益庞大的彩铃创作队伍,正在带动一项新兴的文化产业——彩铃产业。

彩铃真的赚钱吗?它是怎么赚钱的?在杭州,从事彩铃创作的人多吗?日前,记者带着这些问题作了一次采访。

谁靠彩铃挣了钱?歌手!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低迷的唱片业仿佛找到了一支强心针,那就是以彩铃为核心的无线增值业务。

“有人说,它是唱片公司的救命稻草——虽然有点夸张,但确实非常赚钱。”提及彩铃,杭州网络歌手阳一毫不避讳自己的看法,“拿我师兄杨臣刚来讲,《老鼠爱大米》在去年最红的时候,下载量达到500万次。算他每次收费3元,这首歌产生的效益已经达到了千万元以上。”

对于歌手个人来讲,彩铃带来的不仅是经济收入,还有名气的迅速蹿升。“一年前,我还是个高校学生。可自从《回来我的爱》被制作成彩铃流传后,许多人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我。”对于彩铃这个“助推器”的作用,阳一深有体会,“像香香的《猪之歌》、刘嘉亮的《你到底爱谁》等等,也几乎都是被彩铃捧红的,传统的发片方式根本无法赶上这个速度。”

前段时间,许多IT企业纷纷掀起了收购传统唱片公司的风潮,而像李宇春、杨臣刚等当红歌手也都将新歌的首发放到了彩铃和网络上,足见无线增值业务的巨大魅力。

谁靠彩铃挣了钱?唱片公司!

一提到彩铃,唱片公司的反应总是矛盾中带着些许隐晦。对于“彩铃是不是唱片业救星”这一问题,飞乐唱片的总经理助理胡清亮连称“太绝对”“不可能”,但他又承认,由于移动、联通等对版权的严格要求,彩铃的用户绝对都是实实在在的消费者,而非免费使用者,“唱片公司、SP及运营商赚到的都是‘真金白银’”。

阳一告诉记者:“去年,太合麦田唱片公司用8位数的天价,买断了刀郎所有歌曲在无线领域的版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刀郎的几首歌都是排在下载榜的前三位,总下载量是600万次。如果按每次两元钱算,这首歌的彩铃产生的总利润是1200万元。按照40%分成比例,‘太合麦田’至少赚了400万。”

当记者询问起彩铃给“飞乐”带来的具体收益时,胡清亮则委婉表示:“只能说,他比单纯发行唱片的利益要高很多。具体的,由于涉及到各种分成问题,这里也不便多说。”

说道分成,记者曾在前段时间采访过上海音像公司的企宣董昊。据他透漏,在当前的彩铃业务中,SP通常会采用三种方式向歌手或唱片公司取得歌曲的制作权和运营权,即:一次性买断、协议分成和预付版权。

在盗版和非法网络下载肆虐的今天,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彩铃利润已经相当可观了。董昊笑笑说:“彩铃发展到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彩铃的利润。所以,唱片公司已经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能赚钱了。越来越多的歌手在彩铃业务上都拥有自己的经济人,许多分成的问题都进一步被细化了。”

谁靠彩铃挣了钱?写手!

除了歌手和唱片公司,众多的彩铃写手也从这块“大蛋糕”中分得了一杯羹。

“二黑”是杭州小有名气的的职业彩铃写手。在杭州劳动路的家中,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其实,做彩铃对于硬件的要求很低:通常一台电脑、一个话筒、一块过得去的声卡就行了。”

据“二黑”透露,他经营自创铃声的通常模式是:由他提供彩铃,SP负责销售和市场推广,最后根据下载量的多少,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分成,“如果是一首3元钱的彩铃,我通常可以得到六七毛钱,如果下载率稳定在每天350次左右的话,一个月收入6000元左右。”不过,“二黑”也承认,今年以来,他的收入一直在下跌,“唱片公司对旗下歌手的版权管理特别严格,几乎每推出一首新歌,就能立即买断其所有版权,自然也包括彩铃等无线领域。这样一来,我们这种小打小闹的‘民间作坊’日子就很难过了,弄不好就会被告侵权。

同样插足竞争的还有各大SP公司。“二黑”无奈地表示,现在,很多SP商都“学乖”了,纷纷设立自己的彩铃制作部门:“与其出钱买我们的作品,(SP公司)不如自己一次性投入,招些人组个团队,既省钱又省力。”为了生存,“二黑”也及时调整了自己的制作重心:“现在,我做得更多的是一些搞怪铃声。”

据“二黑”透露,目前,在杭州像他这样专职做彩铃的大概有七八十人,“这个队伍还在不断扩大。除了专职以外,还有众多做兼职的大学生,所以彩铃创作者的竞争还是想当激烈的,半途而废的人就更多了。”本月底,“二黑”将会跟本地的一家SP公司进行面谈,“如果条件允许,就准备加入他们的彩铃制作部,毕竟一个人干压力太大了。”

风色世界手游

贪婪洞窟

横行天下BT版

天下唯仙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