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司马昱为什么会娶黑人当妃子最终抑郁而死

发布时间:2021-01-07 11:18:02 阅读: 来源: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司马昱为什么会娶黑人当妃子?最终抑郁而死

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司马昱:一生执政,当了皇帝抑郁而死,娶了黑人妃子,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东晋11位皇帝中,司马昱的经历最为独特丰富。他历经了元、明、成、康、穆、哀、废帝7个皇帝后自己才当上皇帝。他号称在位2年,实际上当皇帝只有短短8个月,就死去了。然而,他又流传下来很多故事:比如以鼠损人、从公于迈、暗室之答、不必在远、一日万机、陶练之功、会稽王痴、镇静自如、安石必出、一卦为限、湛若神君、会稽霞举、不识其本等等。

除了这些,司马昱甚至还疑似有一个非洲黑人妃子李陵容,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独一份。据《晋书》记载李陵容“形长而色黑,宫人皆谓之昆仑。”《旧唐书·南蛮传》曰:"在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昆仑'。"这些黑人大多来自于南洋诸岛和非洲地区,很可能是随阿拉伯人来华的。

晋太宗简文皇帝司马昱(320年―372年9月12日),字道万。东晋第八位皇帝(372年1月6日—9月12日在位),晋元帝司马睿幼子,晋明帝司马绍的异母弟,母亲是简文宣太后郑阿春。

司马昱幼年聪慧,深得其父司马睿宠爱。当时著名的学者郭璞就评论司马昱说:“振兴晋朝的,一定是这个人。”司马昱成年后,清虚寡欲,擅长玄学。

永昌元年(322年)二月,元帝司马睿下诏封司马昱为琅玡王,以会稽、宣城两地作为司马昱的食邑。这年司马昱刚刚2岁。而元帝也在这年去世,他是元帝最小的儿子。

咸和元年(326年),司马昱的母亲郑阿春也去世了,当时年仅七岁的司马昱,非常悲伤,所以请求侄子晋成帝司马衍让自己为母亲服重丧,成帝怜悯他而允许,于咸和三年十二月(328年)徙封司马昱为会稽王,并拜其为散骑常侍。

永和元年(345年),因晋穆帝司马聃年幼,便由崇德太后褚蒜子临朝摄政。当时朝廷征皇后之父、卫将军褚裒入朝想任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但吏部尚书刘遐、卫将军长史王胡之劝褚裒道:“会稽王司马昱德行昭著、素负雅望,是国家的周公,足下应把国政交给他。”褚裒于是坚决推辞,返回藩镇。褚太后便拜司马昱为抚军大将军、录尚书六条事。这年司马昱23岁。

永和二年(346年),骠骑将军何充去世,褚太后命诏司马昱总理朝政。

永和三年(347年),桓温攻灭成汉。此后,他权威日盛,名声大振,连朝廷对他也惧怕三分。司马昱认为扬州刺史殷浩素有盛名,朝野对他也推崇佩服,便以他作为心腹,让他参与朝政,想以此与桓温抗衡。从此殷浩与桓温便逐渐开始互相猜忌,彼此间产生了异心。司马昱在此后大量援引会稽人士及玄学同好进入中央,来制衡桓温。这些人对穆帝、废帝时期对外战争或内政,都产生诸多影响。

殷浩连年北伐,屡屡被打败,军粮器械消耗殆尽。永和十年(354年),桓温借朝野上下对殷浩的怨愤,趁机上书列举殷浩的罪行,请求将他黜免。司马昱不得已,只得将殷浩贬为庶人,流放到东阳郡信安县。从此,朝廷内外的大权都集中在桓温手里。

升平二年(358年),当时穆帝司马聃已到始冠之年(二十岁),司马昱意欲还政于穆帝,但穆帝不许。

兴宁三年(365年),司马昱听说冠军将军陈祐放弃洛阳,便与桓温在洌洲会面,共同商议征讨事宜。不久,哀帝司马丕驾崩,此事搁置起来。哀帝崩后,由琅玡王司马奕即位,褚太后以琅邪王绝嗣为由,再封司马昱为琅邪王(作为储君),又封司马昱之子司马曜为会稽王。

太和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370年),在桓温北伐失败后,司马昱与桓温在涂中会面,共同商议之后的行动。

司马昱一生的光荣与梦想、荣与辱都与桓温脱不了关系。他们用一生时间纠缠在一起。包括他们的死都是前后脚,一个公元372年,一个公元373年。

怀抱“男儿汉大丈夫若不能流芳百世,宁可就遗臭万年”的雄心壮志,桓温踏上东晋仕途。从此,在青史中留下自己不可磨灭的存在。

桓温攻灭成汉、西取巴蜀;北伐关中,兵临灞上;大破姚襄,收复京洛;再攻关东,功败垂成;主持土断,压制门阀;论文治武功,东晋一朝无人能及。可他晚年,废皇帝而立新皇,却在后世留下骂名。而如果不是他废了皇帝,司马昱一生也就只能是一个贵族王爷,皇帝群像里也不会有司马昱的名字。

在桓温心里,司马昱,手无缚鸡之力,胸无济世之才,他对桓温的制衡每每弄巧成拙,中枢和皇室的威信越来越低,手中的筹码越来越少。桓温戏弄他,不屑他,同时却又欣赏他,最后还把他扶上皇帝之位。

随着枋头兵败、桓温威望受损,年事已高。桓温终于不愿等也不能等了,他不惜指鹿为马,用了个上不得台面的“阴招”废掉之前的招牌皇帝,却恶作剧式地将那个性情穆然清恬的老友,强行扶立为九五之尊。

清流领袖谢安见桓温而行君臣大礼,用“君拜于前,臣怎可揖于后”,忿然表示对司马昱沦为权臣手中木偶的不满;并在多年后仍讥刺司马昱这个“先帝”除了会清谈、只配去比著名痴儿司马衷。一句“简文为惠帝之流,清谈差胜耳。”就算给司马昱盖棺定论了。

太和六年十一月十五日(372年1月6日),大司马桓温以司马奕有生理疾病、秽乱宫廷的理由废他为东海王,并于同日率百官到会稽王府奉迎司马昱,司马昱在朝堂更换服装,戴平顶头巾,穿单衣,面朝东方流涕,叩拜接受皇帝的印玺绶带,即日便即位为帝,改年号咸安。桓温临时住在中堂,分派兵力屯驻守卫。

司马昱虽为皇帝,其实如同傀儡,未敢多言,又怕被桓温所废。当时司马昱见荧惑入太微垣,因晋废帝被废时亦有同样天象,故此十分不安,甚至对桓温亲信也是自己昔日僚属的郗超问桓温会否再行废立之事。郗超断言道:“大司马正在对内稳定国家,对外开拓江山,臣愿用全家百余口来担保,不会发生不正常的事变。”

等到郗超急于请假回去看望他的父亲(郗愔,忠于晋室)时,司马昱说:“告诉尊父,宗族国家之事,竟到了这种地步,是因为朕不能用道德去匡正守卫的缘故,惭愧慨叹之深,怎能用语言来表达!”接着便咏庾阐之诗:“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吟诵得潸然泪下,打湿了衣襟。

不到一年,之前身体一向康健的司马昱忧郁成疾,一病不起。咸安二年七月甲寅(372年9月7日),司马昱病重召桓温入朝辅政,一天一夜连发四道诏令,桓温都推辞不到。二十八日(9月12日),司马昱立司马曜为太子。

临终前,司马昱写了遗诏,要桓温依周公先例居摄。

他写道:“少子可辅者辅之,如不可,君自取之。”此举几近让国。

大臣王坦之在司马昱面前亲手撕毁遗诏,司马昱说:“晋室天下,只是因好运而意外获得,你又对这个决定有什么不满呢!”王坦之说:“晋室天下,是宣帝(司马懿)和元帝(司马睿)建立的,怎由陛下独断独行!”

司马昱于是命王坦之改写遗诏:“家国事都禀报给大司马,如诸葛武侯(诸葛亮)、王丞相(王导)的旧例。”

同日,司马昱在东堂驾崩,享年五十三岁。

桓温听到了司马昱的死讯,等到了让自己辅政的遗诏,却没有等到皇位合法禅让的诏书,大失所望,率军入京。士族领袖谢安、王坦之阻止了桓温的清洗行动。

十余日后,桓温拜谒司马昱陵墓,被新任皇帝特许无需跪拜,他却一直神情恍惚,自言见到司马昱鬼魂,连连拱手施礼,喃喃自语“臣不敢、臣不敢”。

不久之后,桓温一病不起,求赐九锡不得,带着未竟之志而终。相距寥寥数月,彼此纠缠了几近三十年的两人,同归尘土。

出人意料,桓温没有将桓氏基业留给自己的儿子,相反却交给了一直主张对朝廷恭守臣节的弟弟桓冲。

十年之后,正是镇守荆州的桓冲率领桓温一生经营的西府军,和代表中枢的谢氏北府军精诚合作,打赢了实力悬殊的淝水之战,如庞然大物一般的氐秦帝国土崩瓦解。

福建尖锐湿疣医院

海口尖锐湿疣医院

上海不孕不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