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将论证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引发懒政质疑今时

发布时间:2019-11-20 15:02:41 阅读: 来源:生物质颗粒机厂家

北京将论证单双号限行常态化 引发懒政质疑

原标题:北京将论证单双号限行常态化 引发懒政质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上午,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的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在北京的一场“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李士祥表示,将论证把APEC期间采取的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常态化”的意见。虽然此后他也强调,这不意味着北京就要这么实施,还需要认真地研究和论证;但大家已经为此吵得不可开交。

其实,单双号限行对于中国人来说并不新鲜,北京奥运期间,济南、兰州等地的重污染期间都曾拿出过这一招儿;相同的讨论,北京奥运后也曾发生过;但是,常态化的单双号限行,目前还没有先例。

北京市环保局数据显示,北京市的PM2.5来源中,约三成来自区域传输,七成来自本地,在本地来源中,机动车排放占比达到31%,再加上道路通畅的排放量将少于拥堵状态的排放量,如果单双号限行真的成为常态,的确有望减少10%左右的污染源。但是,如果变尾号限行为单双号限行,车主们的出行权无疑会受到更大的伤害,现有的公共交通系统能否满足人们的需要,雾霾治理是不是就真的能在这一基础上得以推进,也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上午9点50分,北京的早高峰才刚刚结束,不少路段仍然寸步难行。北京超过500万的机动车保有量,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半圈,即便现在有每个工作日两个尾号的限行,拥堵和排放仍然让整个城市不堪重负。

这个时候,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作出了这段表态。

李士祥:最近社会对单双号汽车上路也有各种积极的意见,就是建议单双号要成为常态,包括星期六日,我们将听取和论证这个意见。

李士祥开宗明义的说,APEC会议期间良好的空气质量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APEC蓝”的收获给我们带来许多有益的启示,而在其罗列的启示之中就包括“单双号限行常态化”。现场的记者回忆说,此话一出,静悄悄的现场一阵骚动,很多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议论声随之四起。经媒体报道后,议论的声音瞬间蔓延,在网上炸了锅,有人说,这有懒政之嫌;有人更逗儿,说,怎么不实行单双号工作日啊?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反对声音最强烈的,无疑是有车一族。

秦先生:这纯属瞎掰,单双号限行如果之后还堵怎么办啊?因为现在车都很便宜,咱别说有钱人,就是工薪阶层买辆车、两辆车也不是特费劲。而且还有好多那些送货的,那都是硬性的,必须得有车,你一规定这个他必须还得再买一辆对不对。

江小姐也是每天开车上下班,这样的政策制定方向让她格外愤怒。

江小姐:我交的商业保险是按年收的,那就相当于我有一半时间是停驶的,那这费用怎么算呢?既然鼓励大家出行,那又何必涨地铁票?何必涨公交车票呢?同时又不让大家开车出来,那到底让大家怎么出来呢?APEC单双号的时候同样也有霾啊,也不是没有啊。

但也有私家车主表示,可以为了大环境牺牲小我。

车主:我觉得挺好的,都配合一下,一个空气好,再一个不显得北京那么乱。

最多的支持声则来自于出租车司机:

司机:我觉得天天单双号限行才好。最起码我们出行在路上不用那么堵车,坐车的客人也不会那么堵车,生意不生意的反而相对来说比这堵车要强多了。

实际上,“APEC蓝”的成因,除了京津冀地区同步实行的单双号限行,还有北京和周边省市的工业企业停限产、部分建筑工地的停工等等;而当时北京道路畅通的直观感受,也需考虑APEC期间不是工作日且禁止外地车辆入境等诸多因素。

环保部机动车污染防治中心副主任丁焰曾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单双号限行对于百姓生活影响较大,不会成为常态。

丁焰:我觉得这个可能会成为未来北京举办大型活动时所采用的一些非常规的措施。但是我觉得把单双号作为一种常态,还是目前不会有的一个政策,毕竟我们的公共出行措施还没有发达到可以支撑老百姓的出行。

即便抛却对于公共交通承载力的担忧,人们更多的疑问和担心来自于:如果不这样做,有什么办法能够更快的还北京蓝天;或者说,如果这样做了,是不是很多治理空气的工作政府就不会推进了?毕竟,单双号限行后PM2.5肯定会下降,有关部门的压力小了,动力是不是也就小了呢?

空气治理,是这个讨论的发端和关键。根据北京市环保局的数据,除了交通,燃煤、工业和扬尘分别占到北京PM2.5本地来源的15%左右,另外还有总量的约三成来自区域传输。面对这样的污染结构,到底应该如何治理?

实际上,在昨天的论坛上,更多的话题讨论也的确是围绕着这一话题展开的。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的更多篇幅的确也用在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坚持区域联防联控,推进产业协同发展、转型升级之上。

因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丛虎在接受中央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应盲目给“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冠以“懒政思维”的标签。但他也同时指出,要想单双号限行,第一,政府必须拿出更有说服力的配套举措;第二,必须严格按照程序,公开、透明的进行研究和论证。

王丛虎:肯定要有一个配套的、体系化的治理措施,更多的透明、公开,说服更多的百姓,让他们知道。如果想上升到立法、或者政府的政策层面,肯定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辩论、广泛的听证,如果真是仅靠放风,然后有些媒体再一支持,很快就要做出这个决定,显然不符合科学立法、科学决策的精神。

而在“单双号”争议的背后,实际上是京津冀地区如何协同、健康发展的大课题。在同一个论坛上,河北省常务副省长杨崇勇透露,APEC期间,河北停产限产企业达到8430家,停工工地5825家,前三季度河北省GDP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在全国都排在倒数第三位,这是前所未有的。他还说,“京津冀1亿多人口,没有强大的产业支撑也是不行的,河北必须要借力京津冀协同发展,实现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比如,今后的发展方向,是学习日本的钢厂,100多个没有一家有污染,效益却非常好。”

可是,相比于一句“拟论证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引发的讨论,杨崇勇的话显然没有成为焦点。协同发展应该怎么完成、有哪些瓶颈需要打破,也许比一个“单双号”的政策更加值得关注,也更加值得有关部门多动动脑筋、想想办法。

钢制托盘

巧固架工厂

仓储笼生产

重型巧固架